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【王子的婚礼】(01-02)【作者:思无忌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王子的婚礼】(01-02)【作者:思无忌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13078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  瑞博王国,一个坐落在东海岸上的君主制国家,即将举办一场盛大的王室婚礼。  平日里戒备森严的皇家广场向公众开放,无数来自全国各地的公民聚集一起,在守护者米莉亚林巨大的雕像下,期待着成为这场特殊婚礼的见证者。  广场前的王宫里,一面巨大的红色帷幕自上而下,将嘈杂的广场与肃穆的殿堂分隔开来。一对年轻的新人站在大厅的中央,在无数女仆的簇拥下,进行着最后的登场准备。  新郎名叫天翼,虽然是凯撒家族中年纪最小的,但因为其特殊的男性身份,让他从出生开始,就要承担继承王国的大任。  天翼穿着一件深色的戎装,腰间配着装饰的长剑,以这样的装扮参加婚礼,看起来似乎有些格格不入。其实王子并不是真正的军人,充其量也不过是军校的学生。军装的主意出自国王卡尔佛特,他认为如此的装扮能够向外界展示瑞博王国铁血强硬的一面。  天翼站在原地,张开双臂任由身边的女仆修饰全身。少年人生来的俊俏加上贵族特有的儒雅气质,让天翼看起来格外的潇洒,再加上身边那群服务的少女,更让他魁梧的身材显得更加的突出。  另一边,一位妙龄少女也在进行着同样的准备。她名叫紫怡,是来自极地共和国的名誉公主。  紫怡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,绣满花纹的轻纱长裙直拖在地上。少女穿戴着直达手肘的丝质手套,双肩却裸露在外,白皙的肌肤在头饰的薄纱下若隐若现,并不算大的胸部在束胸的作用下竟也浮现出令人着迷的线条,而女性特有的水晶项坠就静静的躺在那里。  相比需要加工的胸部,少女的腰肢却纤细非常,浑圆的臀部微微挺立,修长的双腿则包裹在银白色盛装的之下。  紫怡拥有一头银色的长发,长而微卷的睫毛是一双奇异的赤色瞳孔。精致的脸庞本不需要任何打扮,但还是锦上添花般涂上了一层淡淡的胭脂。  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。倘若不是政治做了他们的证婚人,这就是一场绝对完美的婚礼。  准备工作进行到了尾声,一位名叫维拉的女仆走上前,双手一拍,其他人便排着整齐的队伍悄声快步的离开了。  虽然同为仆人,但维拉的地位却比她们高出不少。她穿着更为华丽的女仆服,服装上的刺绣复杂的令人眼花缭乱。更重要的是,她还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鞋,只有最贴近主人的女仆才拥有这样的权利。  维拉的女仆就是国王卡尔佛特,她的任务就是让王子和公主能以最好的状态参加他们的婚礼。  维拉弯下腰,一边敬礼一边用甜美的声音介绍接下来的安排:「王子殿下,公主殿下,请稍等片刻。请听音乐为令,婚礼即将开始,届时只需按照规程照做即可。」  说着,维拉抬起头来,故意看着天翼的方向,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微笑:「尤其是王子殿下,请务必仔细、小心!」  说完,维拉踩着轻快的步伐,将偌大的大厅,留给了二人独处。  天翼挠挠脑袋,回想着维拉刚才的话,这分明是父王在借着她来警告自己。想到这里,天翼的身体微微颤了一下,下意识的伸出手抚摸自己的后背。  父王的手段天翼非常清楚,嵌满金属片的鞭子狠狠的抽在背上不是一件有趣的事。虽然身上的伤痕在药物的作用下恢复如初,但恐惧和剧痛早就穿透皮肤深深的种在了心里。  国王的警告他会重视的,但不是为了自己。  和天翼一样,紫怡也不过是刚刚长大的青涩少女,她只有十六岁。  为了防止出嫁的公主损害本国的声誉,紫怡受过一段训练。现在,她已经算得上是合格的妻子。再凭借天生优秀的姿色,紫怡已经能够征服大部分的异性。  当然,只是大部分……  紫怡侧过头,忧愁的看着身边即将要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。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天翼正在为什么事烦恼着,不管是什么,紫怡讨厌被置身事外的感觉,特别是在这个对她来说非常重要的婚礼之上。  紫怡一直觉得,她和天翼是天生一对。不管天翼怎么想,至少她觉得自己是幸运的。  政治是无情的,它才不会管你愿意与否。在来这个南方小国之前,紫怡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归宿:万一丈夫又老又丑,万一丈夫是个贪色的变态,万一婚后移情别恋。这样的悲剧婚姻数不胜数。  种种的担心在遇到瑞博王国的王子之后便烟消云散。也许是因为年轻,也许是因为英俊,也许是因为性格。不管怎样,紫怡已经从心里接受天翼做自己的主人了。  但王子似乎还没这样的觉悟,相比父王钦定的公主,他更喜欢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奴。  紫怡也认识她。应该说从见到她的那天起,紫怡就把她当做了最大的麻烦。  那个名叫海琪的女奴时刻不离王子左右,光凭姿色来说,紫怡并没有把握比过她。  似乎是关系太近了,她没有受过奴化的训练和调教,言行举止就像一个没有教养的自由人,可王子偏偏对她特别宠爱。  紫怡虽然有些嫉妒,但从来没有把这个麻烦放在眼里。毕竟她是个公主,而她不过是个奴隶。  不过有一天,这个麻烦突然消失了。那一天同她一起消失的还有紫怡对于未来平静生活的幻想。就算现在想起来,她仍然心有余悸。  在婚礼的前一个星期,无数的士兵闯进了紫怡临时居住的宫殿,她们拿着真刀实枪,控制着紫怡以及每一位从共和国来的随行人员。每一名共和国公民的身边,都站在两名以上瑞博王国的士兵,而紫怡身边更是夸张的达到了数个。  那些看起来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穿着冰冷的盔甲,秀气的脸庞上满是仇恨和杀意,似乎随时都会拿起武器结束她的生命。  最后事情完美解决,闯入的士兵道歉并撤出,共和国的大使也同意不再追究本应该成为严重外交事件的行为,危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过去了。  从那以后,紫怡再也没有了安全感。  紫怡看着天翼发呆的样子,一种莫名其妙的忧愁竟从心中升起。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,她爱身边的王子,甚至会因为他失落的表情而伤心,但事实上,他们并没有怎么说过话。  紫怡不安的搓着双手,尴尬的气氛让她无所适从,她想走过去跟他说几句话,胆小和冗沉的服装却限制了她的步伐。  「那个,天翼?」紫怡实在憋不住了,她鼓起勇气开口说道。  「嗯?」天翼自然的侧过头,脸上露出些许的微笑。虽然是应付,但也算亲切,「有什么事吗?」  「嗯,没啥……」紫怡有些踌躇。光是被天翼看着,紫怡就会紧张,更何况母亲也命令她不准再提此事,但她就是忍不住,「那天好多士兵闯进我的住处,她们到底要干什么?」  天翼有些紧张,幸好借口已经提前想好了:「那只是一个军事演习。」  「军事演习?你也不能告诉我实话吗?」  「对不起,」天翼转过身,坚持着谎言,「那只是军事演习。」  「哦……」紫怡难过的低下头,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。这些天她一直想知道真相,可包括母亲在内的所有人都在欺骗她。紫怡从未感觉到如此的孤独,幸好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  「如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把它归结为政治」,紫怡如此安慰自己。  紫怡走上前,抓住他的双手。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天翼吓了一跳,二人虽然是未婚的关系,但这样的亲密接触还是第一次。  「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」紫怡垂下眼眸,温柔的语气里隐藏着些许的不甘,「我不该怀疑自己的丈夫。无论现在还是以后,您永远都是我的主人。我为刚才的话道歉,原谅我好吗?」  紫怡娇小的双手微微的颤抖,很明显刚才那番话并不是她真心所想。但突然转变的态度仍然让天翼不知所措,他微张着嘴,不知如何回答。  紫怡逐渐从紧张中恢复了过来。她抬起头,清澈的眸子紧盯着眼前的男人。她期待着他的回答,哪怕是虚假的甜言蜜也可以。  「哼哼,看来我们的小公主已经做好准备了。」  远处传来的女声打破了二人的僵持。看见天翼的母亲、夕雯王后正朝这边走来,两位年轻人立刻推开彼此,毕恭毕敬的行礼。  礼毕之后,天翼快步迎了上去。他看起来非常的紧张,因为国王明令禁止他们母子在婚礼之前见面。  「母后,您怎么在这里?」  「安静!」  夕雯王后轻轻一伸手,就将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天翼推到了一旁。她径直走到紫怡面前,毫不拘束的抚摸起少女的脸颊。  「紫怡小姐,庆典的规模和布置还算满意吧?」  「啊……是的!」  紫怡一边磕磕巴巴的回答,一边揣测着眼前女人的用意。  大概是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,紫怡对夕雯王后还算有几分好感。她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,了解更是无从谈起。紫怡只知道,夕雯王后是位古典美女,她总是穿着格格不入的传统华服,仿佛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。就连今天这个重要的场合,也没能改变她的习惯。  一件宽大的鲜红衣裳自上而下,将她的身体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,下身的衣摆直拖地面,像裙子一样盖住她的双脚,唯有束在腰间的衣带,勉强勾勒出女人纤细的身体。柔顺的黑发笔直的披散在身后直达腰间,这也是一种传统发型,用于骄傲的女人们向他人炫耀身为人母的身份。  夕雯王后的身材虽然隐藏在保守的服装之下,但白皙且嫩滑的皮肤依旧散发着青春的气息,甚至本应该随着年龄增长而出现的白发也寻觅不见。  若不是亲眼所见,紫怡绝不相信眼前这位瘦弱的女人竟是四个孩子的母亲。  「满意就好,我很期待紫怡小姐接下来的表现呢。」  夕雯王后微笑着,流水一般的温柔声音竟让紫怡产生了一丝嫉妒。  相比夕雯王后,紫怡的母亲要严肃的多。在她看来,自己不是女儿,而更像是工具一般的存在。此次远嫁他国的任务更是加深了她和母亲之间的隔阂。凑巧的事,夕雯王后温柔的举止正好符合紫怡的小小的期望。  「如果夕雯王后是我的母亲该有多好」,紫怡心理想着,脸上居然浮现出淡淡的红晕。心虚的她想侧过头回避,但却不舍得离开夕雯细腻手指的抚摸。这样的恶性循环最终让紫怡的脸颊变成了绯红的颜色。  夕雯王后大概猜到了紫怡的想法。她微微一笑,收回了手。  「紫怡小姐不要紧张,如果真的害怕,只需要闭上眼睛,婚礼一会就过去了。」  「是……」  紫怡恭敬的低下头,退到一旁,接下来该对王子进行教导了。  「天翼。」夕雯王后一转身,温柔的笑容瞬间消失,用严肃的口吻教训道,「紫怡小姐已经准备好了,那么你呢?」  天翼没有说话,他沉默的看着母亲,似乎还在为刚才的推攘生气。他嚅嗫的嘴唇,半晌才不甘的小声说道:「母亲,对不起,我……」  「我没有问你这个!」夕雯王后打断天翼的话。她双手交叉在胸前,摆出一副不容置疑的威严模样,严肃的说道,「我是问你有没有爱上这位女孩,有没有准备好与她共度余生?」  紫怡躲在夕雯的身后,悄悄露出个脑袋期待着王子的回答。可是天翼却撇过头,毫不掩饰脸上厌恶的情绪。  天翼有些怨恨母亲。他并不想刺痛紫怡的心,若不是她突然出现,完全可以把戏演的更好。天翼不是不能接受紫怡,毕竟这是一宗早已和国王谈好的交易,对于要付出的代价,他心知肚明。  但是母亲,却在这里反复撕扯着他的伤疤。  在母亲的强迫下,天翼下定了决心。他走上前,抓住紫怡的双手,看着她的眼睛坚定的宣誓道:「紫怡,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。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,我都会保护你。刚才的无礼我很抱歉,能原谅我吗?」  「嗯!」尽管是假到不能再假的承诺,但公主依然羞涩的点着头。哪怕是虚假的甜言蜜语也能打动懵懂少女的心。  场外,激扬的音乐突然想起,这代表婚礼即将开始。  夕雯王后对王子的态度还算满意。她点点头,离开了大厅,留下婚礼的主角独自相处。  王子牵着公主的手,并排站在一起。盯着红色帷幕的双眼依旧迷茫,一旦走出去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。  「天翼……」  王子感觉到自己的左手正被拉扯着。他低下头,面无表情的看着身边美丽的妻子。  「我知道你对她放不下,但至少今天忘了她好吗?」  「嗯。」  巨大的帷幕伴随着激昂的音乐缓慢拉开,一场盛大的婚礼就要开始。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  充足的人口,是一个国家在强权林立的世界中赖以生存的重要资本。但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衡,却始终是制约人类国家发展的重要社会问题。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在想方设法鼓励生育,促进人口增长。这也是为什么,在以保守的女性为主体的人类社会中,仍然存在对繁衍的狂热崇拜和追求。  如今的婚礼仪式,正是这种背景下的特殊产物。  婚礼不只是酒会和社交那么简单。新郎和新娘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交媾,进行一场言传身教的真实表演。而宾客们则会在一旁欣赏,祝福这对新人的婚姻。  在人们的观念中,海誓山盟远不如一次轰轰烈烈的性爱。男女双方的结合不只是因为爱情,他们还要为创造新生命做出更多的努力。这种对繁衍的崇拜深入人心,以至于一场婚礼是否成功取决于性爱的表演是否长久,过程是否精彩。  值得一提的事,这个仪式并不是强制性的,新人们有权利保护自己的隐私,但这样的仪式仍然是普遍性的,它几乎出现在人类世界中的每一场婚礼中。因为男人的社会地位非富即贵,再加上一夫一妻的终身制度,使得他们不会放弃任何展示自己实力的机会。  所以,地位越显赫的人物,他们的婚礼越是盛大,邀请的宾客也越多。而皇室家族的婚礼更是绝无仅有,邀请的对象自然是全国的公民。  一个巨大的正方形的平台在广场中央搭起,像金字塔一样高高隆起,以便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王子和公主的表演。而在上面最明显的位置,摆放了一张华丽的床铺,它的作用不言而喻。数名衣着华丽的女仆站在其上,她们的任务是服侍两位表演的主角。与床平行的位置还站着数名最优秀的宫廷画师,她们的任务是记录下每一个精彩的瞬间。  一条铺上鲜红地毯的过道通往宫殿,在那里红色帷幕后的景象勾引着人们想入非非。  无差别的开放让数以万记的人们涌进了皇家广场,乌压压的人群甚至一直延伸到了广场之外。男性贵族有专门的观景平台,因此广场上的民众其实全部都是年轻的女性公民。  她们看似瘦小,却是支撑帝国前进的支柱,是各个统治者必须讨好的群体。  她们之中有商人,有工人,甚至还有尚未成年的学生。熙熙攘攘的人群拥挤在平台周围,或远眺或抱怨。  她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欣赏那个幸运的女人,以及接下来精彩表演。毕竟她们中的绝大多数或许再也没有接触性的机会。  站在宫殿顶上的乐队突然吹响了激昂的号角,过道两旁的士兵立刻立正站好,等待着尊贵皇族的到来。画师们匆匆翻着白色的画布,她们笔下的美景将成为王国最辉煌的历史。  人群中传来一阵兴奋的骚动,但随即平静,并被严肃的气氛取代。良好的国民教育让普通公民也能整齐划一,如同一人。  数千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通道尽头的红色幕布。在万众期待下,它伴随着欢快的音乐缓缓升起,一对新人手挽着手,微笑着走了出来。  人群立刻响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。  只见王子身着一件黑色的军服,表情严肃,目视前方,似乎是世上最英俊的男人。他右手紧握剑柄,左手挽着爱妻,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前方走去,仿佛随时要用生命捍卫爱情的尊严。  公主身穿婚纱,洁白的长裙拖在身后。她表情柔和,露出自信又甜蜜的微笑,挥手向周围的民众示好。公主似乎是世上最美的女人,公民们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中传递着对新娘美貌的赞叹。显然,她们对这位异国公主非常满意。  和着欢快的音乐,踏过铺满鲜花的长廊,天翼携着紫怡走上了平台。在这里,能看到的除了成千上万的民众外,也只有供两人交欢的大床而已。  音乐声霎时停止,女仆们按照事先的演练,排成整齐的队走到这对新人的面前。带头的女仆双手托着一个铁盘,上面还摆放着两个精致的酒杯,其中盛放的金黄色液体闻起来似乎是酒,可其中的成分却足以让二人忘却世间的烦恼。  天翼把其中的一杯递给了新娘,自己举起了另一杯。不知为何,一种难以形容的失落感又出现在他的心头。天翼在心中抵抗着这种恶心感,他明白除了顺服父王的旨意之外,自己别无选择。  下定决心之后,天翼转过身,沉默着挽起紫怡举杯的右手。一举一动僵硬的仿佛一个没有情感的机器人,却仍然让紫怡心动不已。  紫怡害羞的颔首,微微泛红的脸蛋上忍不住浮现出甜蜜的微笑。  「敬我们的婚姻!」  「敬……我们的国家。」  二人一齐抬首,在掌声和欢呼中干净利落的喝光了交杯酒。  女仆们纷纷退下,接下来就是这对新人的表演。  两个人如同木头人一般面对面呆站着,谁都没有做出更为激进的举动。一位是身怀异心的王子,一位是纯洁无瑕的公主,困扰和羞耻令他们停滞不前。  被无数双眼睛紧逼,让天翼感觉到无穷的压力。民众急切和焦躁的心理不是不能理解,甚至连他本人也在饱受欲望的煎熬。  天翼从来不否认紫怡的魅力。长相自不多说,来自北方共和国的公主从来都是最优质的美女。天翼欣赏是紫怡的性格。  贵为王子,天翼听腻了谄媚的赞美,而紫怡坦率到有些任性的性格却让他眼前一亮。这一点像极了他的爱人,那个本应该忘记的女奴。  面前的少女像雪一样的纯洁,在她面前保持绅士并不容易。不知是不是药物的作用,天翼感觉下身微微传来一股热意,有那么一瞬间,他差点就撕破伪装扑了上去。  「我到底在顾忌什么?」天翼反复询问自己。  羞耻?不是。在欲望的支配下,被再多的眼睛注视也不是问题。  害怕?不是。少女已经是他独享的财产,任何兽行都不会被法律制裁。  情感?是的。天翼并不爱紫怡。  这是一个绝情的理由。对于天翼的想法,紫怡从来都是理解和宽容,哪怕会因此受到伤害。但是天翼却没有任何回报的想法。  这是一个荒唐的理由。在男人眼中,女性不过是纵欲和繁衍的工具,没有情感,又哪来的爱。  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理由。因为自己个人的喜好,与北方大国的盟约宣告破产,而瑞博王国将陷入绝境……  天翼深吸了一口气,在调整自己的心情后,下定了决心。  他走上前,将紫怡揽进怀中,接着闭上眼睛吻了上去。这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动作立刻得到了热情的回应。  原本紧闭的嘴唇被湿润的舌头强行撬开,粘稠的体液随之灌入口腔。为了讨好男人,女人们会在性爱前会服用一种特殊的药物来改善体液的味道。因此,天翼尝到的其实是一种淡淡的清香而非口水的咸湿。  虽然没有厌恶的感觉,但天翼却被紫怡的主动吓了一跳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除了微微皱眉外他并没有做出任何抵触的动作。  柔软的舌头在他的嘴里不停的游走,在逛遍每一个角落之后,才依依不舍的退了回去。分离的嘴唇拉出一道晶莹的银丝,一边是惊愕的王子,另一边是意犹未尽的公主。  「哼哼~」  「笑什么?」天翼擦了擦湿润的嘴唇,不解的问道。  紫怡满脸通红,行为举止却没有被羞耻感左右。她的双手套住天翼的脖子,纤细的腰肢妩媚的扭动着。  「当然是开心啦,我就要成为你的人了哦~」  紫怡经过严格的训练,知道如何讨好男人。不仅如此,她还要在场面几乎一边倒的交欢中,维持本国最后的尊严。她要用行动证明,自己是和亲的公主,而非送给高官的玩具。  紫怡的双手在天翼身上游走,熟练的解开一颗又一颗纽扣,不一会就将上身的衣服全部褪去。  天翼强壮的身体裸露在众人面前,直引得台下不安分的女生尖叫连连。  「你……?」  天翼有些紧张,在他的想象中,自己才是施暴的那个人。可是现在他们的身份似乎完全掉了个个。  「请不要误会,」紫怡给天翼一个甜蜜的微笑,脸上的红晕似乎又增加了几分,「我是个好女孩,这些都是母亲教我的。」  说着,紫怡扑向天翼的身体,张开嘴从够得上的胸膛开始舔舐起来。  紫怡灵巧的舌头游走在天翼健壮的胸前,软绵绵的暖意过后便是一丝清凉以及诱人的光泽。少女有意在乳头的位置多多停留几分,用舌头和嘴唇按摩小小的突起,在听见略微沉重的喘息后却又突然离开。对于这调皮的挑逗,天翼只能在一旁束手无策的看着。  紫怡的手也没有停歇,不知不觉中已经解开了裤子上的腰带。半推半就之下,天翼脱掉最后遮羞的衣物,露出下体的阳具。  肉棒已经高高的挺立,勃起的龟头微微颤抖,似乎早已饥渴难耐。有人注意到,小腹上的阴毛已经按照女性们的习惯剔除干净。  如此丑陋的怪物却在人群中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,对这些围观的少女们而言,这可能是此生唯一一次见到这奇特器官的经历。  紫怡的爱抚还在继续,舔舐的部位开始向新开拓的领域前进。胸膛、腹部,接下来却是大腿。紫怡舔遍全身,却有意避开最引人注目的阳具。  天翼不顾风度壮起胆子直接提出要求:「紫怡,你能不能照顾一下这里?」  他一边说一边提动着阳具。  「不行哦,今天不可以的。」  天翼有些失望,他没想到紫怡会这么干脆的拒绝自己。口交的想法只能在脑海中想象了。  似乎是为了补偿,她的双手来回捋动起肉棒。拒绝天翼的要求是有原因的,倒不是忍受不了奇特的气味,只是口交象征着被征服,为了维护国家的形象,她不能当众做。当然,这也是母亲教的。  紫怡双腿并拢蹲在地上,娇小的身躯几乎完全裹在了婚纱之中。她抬起头来,水汪汪的眼睛紧盯着天翼的一举一动。这个可爱的姿势不仅能勾起男人的兴致,而且还能通过表情把握手上的度,如果这时就让他射出来,那也未免太丢脸了。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尴尬的气氛开始逐渐缓解,至少他们已经能进行正常的对话了。  「哼哼,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东西。」紫怡喃喃的说道。  「啊?你在开玩笑吗?」  「这是真的!」紫怡愤愤的辩解道,「我还是处女,之前碰的只是模型!」  「你没必要把这些说出来啊!」天翼无奈的摇摇头,少女坦率的性格经常令他哭笑不得。  「力度还可以吗?」  紫怡脱掉左手的白手套,用不同的触感着重按摩起敏感的前段部分。又抿出些许口水,让阳具不至于因为干燥而受伤。  紫怡把节奏掌握的非常完美,双手一进一退间,带动起滑溜的包皮露出粉色的龟头。她仔细聆听着伴侣的喘息,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推到极致,给予充分的快感,又在快乐的呻吟结束之前还回原位,始终让人带着遗憾却又不至于提前缴械。  随着天翼的喘息逐渐加重,紫怡也开始在心中计算起下一步的玩法。  在结束最后一次推送之后,紫怡站起身,利落的脱掉累赘的长裙。  紫怡的下半身顿时没了遮掩的衣物,一双细长的美腿展现在众人面前。少女衣物将白色运用到了极致,包裹双腿的一套提携在腰间的白色吊带丝袜,脚下则是高跟的水晶玻璃鞋。白色的三角内裤细到夸张,臀部几乎完全裸露在外。就算这样,上面仍然布满了镂空的花纹,若隐若现中似乎能看到洁白的耻丘。唯一可惜的是,紫怡的身体并不丰满,小巧的少女体型很难驾驭这件为勾起人情欲而设计的内衣。  她努力扭动着的臀部,尽量让它看起来迷人。紫怡侧躺在床的边缘,左手撑着脑袋,右手抚摸着身体,双腿交叉着盖住几乎要曝光的私处,对着天翼抛来一个迷人的眉眼,仿佛再说「跟我来」。  台下的观众无不为公主的风骚哄闹欢呼。但紫怡不在乎,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的丈夫。  天翼被挑逗的有些失了神,双脚竟不由自主的跟了过去。仅仅被双手玩弄就已经让他欲罢不能,跟别提摆出诱人姿势的女体。  天翼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野性,理智和人性在欲望面前如同白纸一般轻易撕破。不需要额外的思考,他的身体已经冲上了前,伸出双手试图抱住她的腰肢,他只想立刻用温暖的肉体安慰奋起的阳具。  「哈哈哈~」紫怡的行为出乎大家意料。她一翻身,灵巧的躲过天翼的拥抱,又朝床后挪动了几分。  在天翼不理解的惊愕下,她又主动褪下白色的内裤,将隐秘的私处暴露了出来。  「嘻嘻,天翼不要着急嘛~刚才我为你服务了那么久,现在让我也开心一下好吗?」紫怡一边说,一边用双手撑开小穴。  少女的私处非常漂亮,洁白的耻丘像是小小凸起的白色面包,被永久剃掉耻毛则是女性成人礼的一部分。粉色的蜜穴一张一合,渗出的淫水染湿了右手的白色手套。  紫怡的胸部由于兴奋而剧烈的起伏,她几乎快被羞耻感逼到了绝境。她还是处女,就算再喜欢眼前的男人,她也做不出如此放荡的行为。语言也好动作也罢,完全是依靠训练中的习惯自然做出来的。  「嘻嘻……要用、用口哦~嘻嘻~」  紫怡的脑袋一片空白,但还是鼓足勇气,按照剧本做出了最后淫荡的表演。  这当然也是母亲教的。和亲本身就是外交的一部分,即便是纵欲的性爱也存在斤斤计较的利益。  紫怡已经为自己的国家尽上了全力。  不过,他们显然高估了瑞博王国的王子。这些套路显然是用来对付阅女无数的花花公子的。用在这位愣头青身上,实在有些牛刀杀鸡了。  紫怡的笑声如同刺耳的挑衅,在欲望和怒火的双重支配下天翼早已丧失了思考的能力。他毫不犹豫的抓住紫怡的脚踝,硬生生的拉到面前。  少女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,但并没有做出反抗的动作。紫怡还不能理解欲望为何物。她只知道所爱的男人迫不及待的分开她的双腿,一点不温柔一点不优雅,活像一个发了疯的野兽。唯一值得安慰的是,她明白这疯狂的举动是爱她的表现。正是凭借这个想法,紫怡才能如此平静的面对自己的宿命。  紫怡感到一个软绵绵的物体触碰到她的大腿,伴随着有点恶心的黏糊一直滑到白净的阴户,紧接着如同突然袭击般,下体传来了一阵近似如同触电般的酥麻感觉。  「啊——!!!」紫怡发出了一声此生最印象深刻的尖叫。她不知道感觉是怎么产生的,更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只是理智要求她立刻停止这疯狂的行为。  「停——!啊——!」  紫怡的反抗随即被潜意识里制定下来的规矩所阻止,「永远不要反抗自己的丈夫」,这是最简单最基本的规则,她没有打破的权利。  要怪只能怪她的调教并不完美,北方共和国更希望他们的公主在世人面前维持一个清纯的形象。所以紫怡只学会如何用动作讨好男人,可是为什么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她一无所知。  「这样会很舒服」,母亲的寥寥几句便形容了性交的感受。但对于手淫都没有过的紫怡来说,显然不能理解。  「啊——啊——!」呻吟声一阵大过一阵,紫怡努力的呼吸试图平息不安分的身体。下体传来的快感一阵紧过一阵,根本不容她有任何的喘息。紫怡觉得自己仿佛是正在走钢丝的小丑,稍有不慎就会分崩离析。  她的身体出现本能的抵抗不停的扭捏,双腿不断抽出甚至想要踢走这头野兽。但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,这些抵抗不过是肢体上的微微挣扎。  紫怡的双手紧紧抓着床单,这是她唯一能凭借的东西。  估计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,变态的呻吟声越来越频繁,就连喘息也成了娇嗔。就算意识到了,也无所谓了。  「啊——!!」小腹传来一阵急促的尿意,还没来得及叫伴侣避开,清澈的液体便瞬间喷涌而出。紫怡的腰肢高高抬起,徒劳的阻止仍然兴奋挺立的身体。  人群在欢呼在呐喊。她们非常乐意看见他国的公主拜倒在本国贵族的雄风之下。  这是一种侮辱,但紫怡不在乎。  她茫然的昂着头,视野所及只有淡蓝的天空,闪烁着波光的眼角终于流出一滴闪亮的泪珠。从未感受过的快乐让她迷茫,更让她兴奋。那突如其来的一瞬似乎令她忘了整个世界。  「我是一个幸运儿!」紫怡再一次坚定了这个想法。  天翼并没有因为紫怡的无礼而生气,脸上甜蜜的汁液反而让他更加渴求进入她的身体。 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少女完整的胴体。首先脱下她的玻璃鞋,却有意留下了白色的网袜。礼服似乎有些复杂了,那么「哗啦——」一声,直接凭借蛮力撕掉。胸罩也是多余的,在暴力面前它不堪一击。  天翼没有像之前那样耐心的欣赏,只是小心翼翼移开女性最为宝贵的水晶项坠,以免划伤如水一般的肌肤。接着毫不犹豫的伸出双手,抓住那对白嫩的乳肉。小小的馒头并不能满足贪婪的欲望,他便用揉捏的方式强行让它们变大。  「天翼,请轻、轻点!」  「嗯。」天翼敷衍的回答,动作却依旧暴力。  「我要进去了。」  天翼的声音有些冷漠,但紫怡理解为兴奋和期待。她点点头,带着撒娇的口气挑逗道:「嗯,但请轻点哦。」  天翼跪在床上,扶着阳具在她的小腹上挪动着。紫怡微微抬起头,好似在偷窥什么不好的东西。  腹部的温热令她兴奋,那东西的威力她见识过,女人们在它面前似乎不堪一击。现在终于轮到她了。  紫怡安心的躺了下去,微笑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快感。  天翼把持着阳具寻找着入口,这器具对于公主来说似乎有些庞大。但他可不再乎,这种紧迫感只能让人更加兴奋。  龟头挺进一处小小的凹处,他立刻抓住这次机会挺起身体。粗大的阳具撕开粉嫩的蜜穴,期间造成的痛苦立刻通过伴侣的身体反馈回来。  「啊、啊!」  由于经历过一次高潮,紫怡也算有了些经验。但她扭捏着身体,与身体的不适战斗着。想要尖叫却又不敢。她担心因为这样天翼便不会前进,不过这只是自作多情的想象罢了。  天翼还在继续。蜜穴虽然温暖,但始终抵抗着他的前进。他保持着足够的耐心,毕竟这是还未经人事的处女之地。  「呼——」天翼狠下心,一个突进,终于将整根阳具完全插入了进去。  「唔——!」少女本能的发出尖叫。  「很疼吗?」  「嗯!」闪烁的泪目鸣告着抗议。  「忍一忍就好了。」  不顾紫怡的感受,天翼强行动起身体。虽然不能大幅度的移动,但好歹已经能做出基本动作。  绯红的血液顺理成章的流出,证明着紫怡纯洁无瑕的身体。现在是告别旧身份迎接新身份的时候了,她现在只需要对丈夫保证贞洁。  紫怡忍不住流下一颗颗的泪珠,因为疼痛,因为兴奋。她闭上眼睛,尝试着去适应,尝试着去享受。  天翼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紫怡有感觉到先前那种刺激的感觉。  「是的,就是那个!快!再快!」紫怡在心中为伴侣鼓劲加油,她期待再次体验那种非凡的感觉,「来了、来了!」  「啊——啊——!」紫怡毫不顾忌的高声欢呼,身体再一次夸张的反弓。银白的头发在辗转翻腾中凌乱,豆大的汗珠渗满了肌肤,身体也僵硬的如同生锈的机器。此等丑陋的相貌无论谁看到都会嗤之以鼻,但在这个疯狂的仪式里,一切都是允许的。  「天翼,继续,继续!」  紫怡的身体刚刚平息,便又要求更多的快感。此等淫乱的表现无论谁看到都会心生厌恶,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一切都是正常的。  「嗯!」受到鼓励的天翼继续运动起来。他的双手也不停歇,不停揉搓紫怡的乳房和阴蒂。  被欲望蒙蔽双眼的两个人,似乎都没有注意到问题的端倪——紫怡高潮的间距实在是太短了,在药物的作用下,两个人正逐渐失去理智,成为欲望的傀儡。  不过在这个以淫欲和放荡为荣的婚礼中,一切都是合理的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武悼天王冉闵 金币 +1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